クロ・イナバ・ヤマザナドゥ

關於部落格
  • 502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 -





科学幻想文——二十年后的魔都同人祭


这里没有春天。
   作为一个国家的经济文化中心,某市的气候受海洋影响很大,四月还是寒气袭人,6月便转眼入夏。
在这样的酷暑里,每一个市民都在为不知哪一代才能还清的贷款而疲于奔命,并无时无刻不在提防着随时可能降临的诸如婚学丧病等可以一夜之间掏空那可怜的积蓄的危机,此外生活一成不变。
   很少有人注意到,就是在这个季节的这个城市的一个中心广场上,一场不大不小的群体性骚动正蓬勃发展。
   6月6日,星期四,上午。
   和所有的年份一样,某市的小雨折磨人似的下个没完。
   然而本应该被雨水静静沐浴的中心广场上此刻几乎看不到大理石地面,如果你正好在附近的某个高层办公楼里享受午茶的话,一定要透过玻璃窗看看下面这前所未闻的景致。
   一个直径超过500米的由各色雨伞组成的圆阵,及在它外面更大的一圈统一黑色的伞阵。
   很抱歉,这不是什么大型的街头行为艺术,虽然很相似。
   外面的黑伞是车上喷着P字母开头的单词的那些人,中间的花伞阵是清一色的年轻人,当然也夹杂一些中年知识分子。俗话说: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原本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两伙人,此刻正为一个小小的权利而对峙着。
   算下来已经五天了。
   “各位同学们……”
   可能是雨声太令人沉闷了,黑伞一边的宣传员准备用扩音器打破僵局——这是今天的第三次。
   “你们已经不小了,应该有很多该做的事,你们的父母这几天也很担心你们的安全,特别是外地的同学,你们这样坚持下去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面对毫无说服力的宣讲,大部分同学没有理会。但仍有很多人忍不住严词反驳。
   “为什么不让我们召开同人祭!?我们碍着谁了?”
   “我就是喜欢看动漫,请问这有什么错么!?”
   “我印了5000本书,不让卖难道要扔黄埔江?”
   类似的声音此起彼伏,不一会就淹没了扩音器惨淡的说词。
   “你们还不明白么?”
   黑伞让出了一条通道,一辆装甲防暴车开到了前列,上面是一个面白发胖的胡子大叔。
   “没想到警察局长亲自出马了。”
   花伞里有人认出了胡子大叔。
   “咳咳……”胡子大叔清清嗓子,用很官方的口气对学生们说道:
   “你们死宅的数量已经超过了七千万,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人群没有回答。
   “为了社会稳定的大局,在我们国家,不允许任何一个团体组织或教团的人数超过七千万,这是绝对警戒线……”
   “你胡说!”
   花伞里传来一声很不熟练但坚定的中文,接着几个穿和服的年轻人站了出来。
   “日本人……怎么让他们混进去了!?”
   胡子大叔很恼怒的对副官训斥道。
   “实在抱歉,他们是XX大学的留学生,外交方面,我们也不好勉强的……”
   “废物!”
   “警长先生,在我们国家,您眼中的所谓死宅早已过亿,可我们仍是主导世界的三大国之一。而且死宅中也有很多的杰出人物,我们的首相麻枝先生就是宅,这不是很说明问题么?”
   “うるさい!うるさい!うるさい !!死宅就是死宅有什么可说的!”
   胡子大叔恼羞成怒,忽然看见广场正中那个最高最醒目的标志——学生们自发竖立起来的象征自由与爱的凉宫像。
   “你们怎么还让那个鬼东西立着!?”
   副官:“我、我们冲了几次,可他们抵抗得很顽强……”
   “蠢货,你那电棍是掏粪用的!?”
   副官:“可他们……他们是手无寸铁的学生啊。”
   “狗屁学生,全是暴民,是暴民!懂么!?不拿下该死的人像,我让你回家吃屎!!”
   “是!”
   副官没奈何,转身对黑伞们下令。
   “给我冲!”
   顷刻间黑伞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最外圈的身强力壮的男学生把手相互挽在一起,准备抵抗冲击。面对比自己更加强壮几倍全副武装的黑伞,他们毫无畏惧。
   黑伞压了上来,两种颜色鲜明的伞激烈的绞在一起,好像初恋的双唇,迸发出血与火的激情。很快,黑色几乎要插到彩色的核心部分了。
   “保护凉宫像!!”
   “CC大会好!!CC大会是正会!!”
   宅男们满脸是血,拼死喊着口号。
   “这样下去恐怕要不行了……”
   在花伞阵营的最中心,几个干部正紧张的讨论着。
   “古大哥,不行就让弟兄们撤吧,不然损失太大了。”
   “可是……”被称做古大哥的人神情凝重,作为“宅自联”的最高领导,他肩上的担子太重了。
   “如果就这么放弃,那几天来的辛苦不就白费了?而且现在认输就等于宣告同人祭的死期。”
   “让我上吧,拼死总比在这等死好!!”
   “老师,冷静些,就算你是战斗种族,难道可以抵挡上万警察吗?”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惊呼。
   “快看,有增援来了!!”
   顺着喊声,人群看见地铁四号出口有一股巨大的人流喷涌而出,最前面是一位身穿黑衣外套灰色短衫的长发少女,手举一面鲜红的大旗。
   “是‘腐自联’!她们终于还是来了!!”
   “没错,是马小姐!我们有救了!”
   几乎全部由少女组成的队伍越来越多,最后几乎超越了宅男的N倍,在黑伞的外围又形成了一圈更大的包围网。
   “五星破邪阵!一式——少女花开!!”
   随着马小姐的号令,娘子军训练有素的展开队伍,她们丝毫不比男子逊色,每两人一组对黑伞进行喷芥末粉攻击。
   “反击的时候到了!”老师说罢一骑当先杀了出去,宅男纷纷跟随冲杀。
   面对突如其来的内外夹击,黑伞乱了阵脚。
   “可恶,被摆了一道……撤!”
   胡子大叔抛下这句话,然后钻进装甲车,带着残兵败将灰头土脸的逃了。
   “万岁,胜利啦!!”
   广场上爆发出雷鸣般的呼喊,少年和少女们拥抱在一起,不分彼此。“宅自联”和“腐自联”的旗帜交相辉映。
   此时古大哥和马小姐的手也紧紧握在一起,昔日的对手终于在战火中抛弃前嫌走到了一起。
   ………………
   入夜,广场上升起了一团团篝火,腐女们忙前忙后,为负伤的宅男包扎,其他宅男们疲惫的靠在一起,吃着腐女们带来的食品,望着天上的繁星。
   “明明看着同样的星空,为什么会如此差别呢?”
   几个日本友人不解的思索着。
   广场中央的帐篷内,两个团体的干部正紧张的研究今后的行动。
   孟德公:“后天就是周六休息日,天气预报会放晴,连下了五天的雨,肯定有很多市民来广场散步,只要让他们知道了这里发生的事……”
   十月公:“所以,联邦肯定会在明天动狠手,把我们彻底清除掉。”
   Z夏姬:“……胳膊拧不过腿,我们坚持了几天也算让他们知道决心了。”
   渚薰:“不行我回美国再游说下国会看能否对联邦施压。”
   马小姐:“但是……”
   老师:“你和古大哥必须在今夜撤离,万一你们有什么三长两短同人祭以后怎么办?”
   古大哥:“不,我要和你们一起留下,同生共死!”
   “阁下!”
   古大哥:“我意已决……”
   老师对S夏使了个眼色。
   “大哥,对不起了。”
   “啪!”
   “你、你干什么……”
   老师:“你们派几个人把古大哥护送去安全的地方,马小姐你从另一边突围,今天夜里应该能出去。”
   马小姐:“那你们怎么办?”
   老师:“这里有我负责,放心吧,我有三千七百万的战斗力呢,死不了。”
   说罢大家都笑了,眼眶里含着热泪。

   


另一边,市长办公室。
   “混帐!连几个毛孩子都对付不了,统统都是饭桶!!”
   市长拍着办公桌大吼。
   “属、属下无能,有负校长栽培。”
   市长:“打仗我不行,打牌你不行!飞上天就给我打下来,闹独立就给我按下去!后天是大礼拜,你明白了吗!?”
   警察局长:“我、我知道了。”
   市长:“不要让警察去了,派‘那个部队’去吧。”
   警察局长:“八卡哪,您不是说没必要动用那些人吗?”
   市长:“如果不把火苗完全扑灭,早晚会酿成燎原之势,到时一切都晚了。”
   警察局长:“……遵命。”

   


第二天,黎明的红光刚出现在地平线彼方,睡梦中的同学们便被隐约传来的整齐的脚步声惊醒了。
   “哗、哗、哗、哗……”
   地面微微震颤着,越来越多的同学把目光朝向东方。
   “麻撒卡……他们把‘那个’调来了么?”
   干部们和所有同学都最不愿提起的那个名称,终于随着太阳的升起而得到了应验。
   “CG!”
   拥有灰制服红臂章,超越一切军事组织的王牌——“对占道经营及突发性群体事件专用部队”。
   灰压压的队伍整齐散开,转眼包围了宅男腐女阵营。
   接着几个日本友人被强行拉了出去,大家知道,最后的时刻到了。
   CG头目把三根手指指向天空。
   “给你们三分钟。”
   人群里有些骚动。
   “老师,快走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老师,快走,快走,求你了!”
   面对真切的同志,老师淡定的摆摆手。
   “无有生者,不以图将来,无有死者,不以酬圣主,如有,请自老师始!”
   “老师!”
   同志们紧紧的抱在一起,放声痛哭。
   三分钟到了,除了少数贪生怕死的同学,大部分人选择了留下。
   CG头目看了看表,把手一放。
   “GO!”
   …………………………
   ………………
   ………

   


6月8日,周六。
   中心广场。
   在6月里难得的好天气下,市民纷纷来到户外散步。广场上到处是放风筝、踢健子的男女老少,一片和谐安定的景象。
   在这众多的群众里,有两位老人对一块地面的大理石产生了兴趣。
   “哎,我说,这上面淡红色的是什么?”
   “又是办证号码被环卫涂了吧,管它做什么。”
   “您听说没有,这地儿前几天戒严了,好像闹学生……”
   “小点声,您没事操这心干嘛呀?”
   “怪可怜的。”
   “什么可怜不可怜的,我问你,粮店还卖棒子面不?”
   “卖呀。”
   “这不得了,有饭吃还管别的?”
   “……也是。”

   


ED 《YOU》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古大哥 幸存
   共和80年6月6日夜被护送至日本使馆,后东渡日本,继续在海外为国内同人事业奔波

   马小姐 幸存
   共和80年6月6日夜突围至韩国使馆,辗转来到东京,与古大哥并肩战斗

   老师 死亡
   共和80年6月7日力战十余CG最后身负重伤,壮烈牺牲,但传闻第七天他的灵魂复活了

   渚薰 幸存
   共和80年6月7日因米国护照逃过一劫,关押三个月后遣返夏威夷,后来创立同人会檀香山支部

   大BL 死亡
   共和80年6月7日本来想去围观看戏,结果被乱军踩踏而死

   薛喂针 死亡
   共和80年5月30日于自宅撸管过量致死

   B王D拉 死亡
   共和80年6月11日在中山公园向情侣抛水瓶被群殴而死

   孙O 死亡
   共和80年6月13日公司倒闭后在张江园区最高层跳楼自尽

   S1管理员 全灭
   共和80年6月15日在代号“宁可错砍一千,绝不放过一个”大清洗行动中被消灭

   警察局长 死亡
   共和80年6月30日因背黑锅自杀,有怀疑是被灭口,其职位由CG头目接替

   市长 幸存
   共和80年10月1日因平乱有功被调入联邦中央枢机院,后成为最高元首

   两万宅男腐女 下落不明
   共和80年6月7日神秘失踪,与此同时滴水湖水面上涨0.25米




































   6月1日,客美空总部。
   古大哥:“太不像话了,凭什么不许召开同人祭!”
   S夏:“我看不如和马小姐那边联系一下吧,或许通过她的关系……”
   十月公:“唉,事到如今怎么好意思开这个口呢?”
   渚薰:“老师你说呢?”
   老师:“……………………”
   S夏:“老师又发呆了。”
   十月公:“老师?”
   老师:“……哼,原来如此。”
   古大哥:“老师想到什么好主意了?”
   老师:“内,你们想不想看到共和80年6月7日以后的夏天?”
   渚薰:“哈??”
   老师没再说什么,扭过头,把眼望向窗外的石榴树。




                   “就让我来奉陪到底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